反华议员老调重弹,美联社与中国同行合作竟遭质疑_国际新闻_环球网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温燕 环球时报记者 李司坤 陈欣】美国《华盛顿邮报》24日报道称,为扩大国际影响力,中国官方媒体正在扩大与西方媒体的合作,作为拓展全球影响力活动的一部分。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温燕 环球时报记者 李司坤 陈欣】美国《华盛顿邮报》24日报道称,为扩大国际影响力,中国官方媒体正在扩大与西方媒体的合作,作为拓展全球影响力活动的一部分。这样的合作计划引起美国国会关注,14名两党议员对此提出批评,并要求美国媒体确保他们不会成为中国政府的宣传工具。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喻国明25日对《环球时报》表示,媒体合作属于正常现象,美国部分议员属于逢中必反,其言行不必太过在意。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上月底,中国新华社与美国著名通讯社美联社签署合作备忘录,两社在新媒体、人工智能应用和经济信息等领域存在巨大合作空间。《华盛顿邮报》称,新华社与美联社的合作引起美国国会警惕,两党议员目前正将目光投向中国如何在美国国内施加影响力。本月19日,共和党议员加拉格、民主党议员谢尔曼以及反华议员卢比奥等14名国会议员联名致信美联社社长普鲁伊特,担心与中国官方媒体合作会影响美联社报道的独立性。这些议员声称,美国司法部今年已要求新华社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目前,美国国会正要求美联社公布与新华社签署的备忘录文本,披露他们未来的合作方向,向议员确保新华社不会影响美联社的报道,或者获取美联社拥有的任何敏感信息。加拉格对《华盛顿邮报》说,新华社会利用与美联社的伙伴关系塑造全球公共舆论,并以伤害美国利益为代价。谢尔曼则表示,需要确认双方签署的是备忘录而非其他什么协议条款,要审查协议内容,确保完全透明。

  对于上述议员的发难,美联社发言人劳伦伊斯顿对《华盛顿邮报》表示,美联社与新华社的协议让他们在中国境内开展业务,对美联社的独立性没有影响。她说,最近签署的备忘录是对双方1972年签署的新闻互换协议的更新,并为今后的商业合作创造可能性。伊斯顿强调,美联社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官方新闻机构也有类似合作协议。伊斯顿称,与新华社的合作协议不包括任何有关人工智能信息或其他技术的共享,新华社没有获取美联社的敏感信息,也没有影响美联社的编辑业务。美联社是美国乃至世界知名新闻通讯社之一,在全球拥有大量客户和新闻分发渠道。《环球时报》记者浏览美联社官方网站发现,作为全球性新闻通讯社,美联社为其他内容生产者提供多种渠道的合作机会,包括帮助其他机构扩大传播覆盖面、增加内容分发渠道等,该社还欢迎与其他机构就未来的媒体科技进行合作。

  即便美联社对与新华社的合作表示自信,但《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仍称,在关于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消息出现后,没有西方媒体愿意与俄罗斯的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以及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合作。该报道称,中国媒体在美国国内的影响力运作也代表着类似威胁,中国的宣传和西方自由媒体不能混为一谈。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喻国明25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中美新闻体制不同,在美国或欧洲的体制下,对于国家政府所掌握的新闻媒介长期存在一种偏见,认为这类机构带有政治偏见,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新闻媒介。对于两家机构的合作,喻国明说,这只是媒体之间的协同协作,从最基础的角度说,中国媒体一直都是美联社的通信稿或服务的订购者,同时美联社本身也订阅新华社的产品。此外,他还表示,两家媒体在其他业务上的合作很大程度上对信息的流通、平衡都有相应的好处,从通讯社或者媒体的角度来说,既可降低成本,又可扩大影响力。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要求美联社公开合作内容的美国议员如加拉格尔和卢比奥等人,都长期提出针对中国的指责。喻国明说,美国议员中的一些人属于逢中必反,无论中美关系如何,他们都坚持这种常态。因此,几个议员说些什么,在美国政治中很常见,不必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