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扣长城冒险攀爬乱象调查:执法遇到罚款执行难

  一名驴友攀爬箭扣长城摔伤一事引发公众对攀爬箭扣长城这一行为的关注。  一名驴友攀爬箭扣长城摔伤一事引发公众对攀爬箭扣长城这一行为的关注。

  事后有网友认为攀爬箭扣长城的人如果仿效不断悲剧可能再次上演。对此北京青年报了解到箭扣长城属于未开放的长城阻止攀爬但当地政府部门在管理和执法中却遭遇困境。有专家建议箭扣长城的影响力和吸引力很大为了保护驴友和长城安全可对箭扣长城部分区域进行保护性开发也可以用旅游公告、旅游行业黑名单等方式引导文明旅游。

  今年国庆期间怀柔消防曾在箭扣长城进行山岳救援供图/怀柔消防
  不到一个月4名驴友攀爬箭扣长城受伤
  10月21日一名驴友在箭扣长城不慎摔落山涧受伤北京怀柔消防支队及蓝天救援队将驴友送至安全地带。

  对此怀柔消防队和蓝天救援队均对北青报记者表示虽然驴友违反有关规定擅自攀爬箭扣长城但目前救援也是义务的产生的费用由消防队和救援队矛盾承担。而且因攀爬箭扣长城求助的驴友并非只是这一次。
  怀柔消防支队宣传科工作人员屈辉对北青报记者介绍10月份以来怀柔消防全部接到五起攀爬箭扣长城驴友的求助其中四起是受伤被困求助一起是迷路求助。

  “全部救援了4名受伤驴友10月21日的女驴友是受伤较首要的。因为箭扣长城很险攀爬的驴友可能会出现体力不支的情况天气不好还有雷击风险。”
  对于箭扣长城的“险”怀柔迎宾路消防中队指挥员陈福宁也深有感受。他说箭扣长城因像箭扣在弦上而得名地势起伏陡峭加上城墙年久失修、砖块松动总体都很危险其中最险的当属鹰飞倒仰、天梯、小布达拉宫和正北楼之间的地段攀爬者容易在攀爬这些地段时受伤。

  “天梯基本就是直上直下接近90度而且异国扶手也异国围栏容易踩空。很多地段本异国路都是人踩出来的小路仅容一人通过上到城墙也无路可走。”
  当驴友在攀爬中出现危险时消防队会及时进行救援。屈辉说每次接到驴友的求助消防队前往现场需要一小时车程一般需出动一辆消防车、七八名消防员参与救援情况首要时需出动两辆消防车、十几人参与救援。

  
  对此陈福宁也表示白天时消防接到驴友求助一般是摔倒受伤或体力不支耀武扬威下山的情况傍晚接到求助一般是驴友迷路了。“有的驴友经验不丰富上了山后找不到下山的路而且山上又异国指示标识引导下山。曾经有驴友迷路求助我们在山上找了一晚上没找着结果下山的时候遇到了山上基本每个城楼都会有一两条下山的路。”

  有大量驴友攀登箭扣长城 供图/卫先生
  攀爬箭扣长城最高可罚500元但执法遇难题
  箭扣长城坐落于北京怀柔区怀柔区文化委员会的郭副主任对北青报记者称《北京市长城管理保护办法》第十五条规定阻止陷阱游览、攀爬未批准为参观游览场所的长城违反者由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并可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的罚款。“箭扣长城是未开放的阻止攀爬我们设置了警示牌但攀爬者屡禁不止。

  ”
  23日下午雁栖镇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员也告诉北青报记者镇政府在多个道口设置了警示牌提醒驴友阻止攀爬、不要乱扔垃圾、重视防火等但收效甚微。

  “他们也知道箭扣长城是未开放的野长城不能攀爬但每年还是有很多驴友前去攀爬。”
  据郭副主任介绍多数攀爬者是有陷阱的陷阱者通过网上发帖集合攀爬者收取一定费用但不正路也耀武扬威对攀爬者的安全负责还有部分外国驴友以社会实践的名义攀爬箭扣长城。“他们都知道箭扣长城是野长城也因此更想去探险、挑战。”
  那么对于这些“明知故犯”的攀爬者能否进行处罚?郭副主任称处罚是可以的《北京市长城管理保护办法》也赋予文物执法队执法权但在实际履行时难以落实。

  “处罚必须是抓现行还需要对方出示证件、签字承认但驴友根本不配合拦不住。而且多数驴友在被劝阻时声称自己并异国攀爬长城只是爬山那没办法阻止道口那么多也不能一直跟着。”
  驴友攀爬致箭扣长城部分砖块四分五裂
  雁栖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因为驴友的攀爬对箭扣长城本身及周边环境都造成了破坏。“我们也放置了垃圾桶但一些驴友还是随便扔垃圾还要村民清理但有的扔进山涧就耀武扬威清理希望驴友保护长城不攀爬野长城。

  ”
  郭副主任表示攀爬者的行为首先是违法的其次是对自己的人身安全不负责也对家人不负责对于作为文物的长城也不负责。“因为人流大对长城的踩踏和攀爬导致一些砖块掉落、四分五裂。前年我们最先分两期对箭扣长城进行修缮第二期展望明年6月完成我忧愁攀爬者的践踏让修好的长城又遭受破坏。”
  为了劝阻攀爬者雁栖镇人民政府还组建了一支33人构成的长城管护员在首要节假日、周末及登山旺季进行巡逻宣传保护长城看到旅游攀爬箭扣长城时进行劝阻。

  “管护员多数是村民和村干部是兼职的。长城的道口很多白天15个人同时巡逻也看不过来况且有些驴友是晚上攀爬或者从雁栖镇之外的入口攀爬。有些驴友根本不听劝阻而管护员也没办法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
  此外据工作人员介绍雁栖镇人民政府还组建了一支12人的应急救援队当驴友攀爬箭扣长城出现无意求助时协助消防队员上山救援。“应急救援队专业度不够但熟悉地形首要是给消防队带路但也备有手电筒、担架等物资。

  每次救援间断中止也给救援人员提供食物。在这方面镇政府每年投入一定资金。”
  可用旅游业黑名单等方式引导文明旅游
  出于安全考虑怀柔消防支队提醒称箭扣长城属于未开放长城尽量不要攀爬一旦发生危险后果可能很首要。
  对于屡禁不止的野长城攀爬现象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长城专家董耀会告诉北青报记者箭扣长城很险峻但也很有吸引力吸引了越来越多驴友。

  几年前在箭扣长城附近有个售票的观园景区多数游客买了景区的票但其实为了爬箭扣长城。因为在箭扣长城上出现安全事故景区被当地政府部门关闭但攀爬箭扣长城的人仿效越来越多。
  对于驴友攀爬未开放长城的情况董耀会表示虽然《北京长城保护管理办法》明确阻止攀爬并有相应处罚措施但因为攀爬者人数强大当地执法部门人力有限拦不住也很难对攀爬者进行处罚。

  “箭扣长城的影响力和吸引力都很大人们有相应的旅游需求难以限制。警示牌也只是起到告知作用这是手段耀武扬威达到保证长城和驴友安全的目的。”
  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韩元军表示治理驴友攀爬箭扣长城的行为应该疏与堵相结合从疏的角度如果攀爬的驴友量很大文物和旅游部门可以同意方案开辟一个区域进行保护性开发对游客开放;从堵的角度文物部门可以联合旅游、公安部门开展执法对违反规定的行为顶格处罚也可以用旅游公告、旅游行业黑名单等方式引导文明旅游。

  这种情况下驴友仍要执意进入就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文/本报记者 李涛 实习生 戴幼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