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进行时:运营商获频段使用许可 规模试验进入新阶段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5g进行时:运营商获频段使用许可 规模试验进入新阶段。

  5g进行时:运营商获频段使用许可 规模试验进入新阶段

  5g(第五代移动通信)离我们越来越近。

  12月19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要加快5g商用步伐。

  12月份,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家电信运营商发放了5g系统中低频段试验频率使用许可,又发布了《3000-5000mhz频段第五代移动通信基站与卫星地球站等无线电台(站)干扰协调管理办法》。

  在业界人士看来,这些都为加快5g商用提供了保障。

  频段发放将加快5g商用进程

  12月10日,工信部发布消息称,已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发放了5g系统中低频段试验频率使用许可。其中,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获得3500mhz频段试验频率使用许可,中国移动获得2600mhz和4900mhz频段试验频率使用许可。

  频段的分配给了各家运营商在外场试验上一个清晰的“路径”。在4g时代,频段基本都在3000mhz以下,而5g的频段有了明显的提高。“确定了频段后,外场的试验规模也可以扩展到全国范围。”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5g项目组负责人王友祥告诉记者,5g载波频率的宽度也相应增加,从4g的20兆提高到5g的100兆,传输速度将大大提高。

  在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咨询师李朕看来,频段分配的确定是各家电信运营商在5g全国范围内开展试点的必需条件,使用许可的发放也对企业释放了明确的信号,“将加快我国5g商用的进程以及普及。”

  从目前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两家运营商分到的3500mhz频段已经成为国际上比较通用的频段,相关的产业链比较成熟。行业分析人士指出,之前全球许多国家在5g上布局,大部分国家的运营商把主流频段定在了3500mhz附近。中国移动可以凭借自己的资源带动2600mhz和4900mhz两个频段的产业发展,到了2020年5g商用时,这两个频段的产业链会比现在更加成熟。

  “5g的频谱分配相对均衡,有利于三大运营商平衡发展。”李朕表示,三家运营商此次得到的频段表明,三足鼎立的情形即将出现,而不是一家独大的局面。此外,每家电信运营商基于100mhz连续宽带进行发展,能够充分发挥大容量和连续覆盖的优势,兼顾了运营企业组网的复杂性和成本。

  有业界人士指出,虽然运营商获得的是用于试验的频段使用许可,但后续更改频段的几率并不大,这就意味着,目前运营商获得的频段将成为三家电信运营商在5g正式商用时使用的频段。

  根据此前三家运营商公布的5g规模试验计划,三家运营商选择的试验区域各有侧重,但三家运营商都选择了东南沿海地带。“我国东南沿海地区通信产业较为发达,开展试点较为有优势。”李朕告诉记者。

  在频段使用许可发放后,12月21日,为协调解决5g基站与卫星地球站等其他无线电台(站)的干扰问题,工信部发布了《3000-5000mhz频段第五代移动通信基站与卫星地球站等无线电台(站)干扰协调管理办法》,该《办法》确定了5g基站设置、使用单位应该按照的原则等一系列要求;明确5g基站的设置、使用不得对同频及邻频段已依法设置、使用的卫星地球站等其他无线电台(站)产生有害干扰。这进一步促进5g的持续健康发展。

  r15延迟对5g的初期商用不会有太大影响

  2018年,各家运营商都在积极布局场外规模试验,在即将进入2019年的最后一个月里,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也陆续公布5g布局的各项进度。

  近日,中国电信表示,已经率先在5g试验外场应用创新的n×25gb/s wdm-pon(波分复用无源光网络)技术方案,成功实现了5g du(基站控制器分布式单元)和aau(基站有源天线单元)之间前传链路的承载,能够有效地节省光纤资源。

  中国联通表示,在5g导入期2019-2020年,中国联通会投入210亿元。其中权益赋能100亿元投入在电子券(红包)互联网消费特权;金融赋能100亿用在招联分期、花呗分期、余额宝担保购机、刷脸领手机;平台补贴10亿,主要用于金融分期手续费、沃易购运费等。

<4倍左右,预计能撬动4万亿元投资。

  国际上有关5g的消息也被广泛关注。其中,3gpp(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小组计划把r15(5g第一阶段标准)late drop版本推迟三个月冻结的消息成为焦点。有媒体报道,在意大利举行的3gpp会议上,3gpp小组宣布r15 late drop冻结时间推迟3个月,该计划推迟或将影响后续的r16版本冻结时间。

  3gpp ran主席balazs bertenyi解释说,推迟标准最终冻结的期限,是为了便于在r15版本中完成“额外架构选项以帮助从lte迁移到5g”的工作。在王友祥看来,此次r15 late drop版本的延迟涉及到的组网架构,对中国和全球影响比较小,因为没有什么运营商选择这种架构进行商用,“延迟对5g的初期商用不会有太大影响。”

  “总体影响应该不是特别大。”爱立信中国总裁赵钧陶也表示,现在大部分企业是按照非独立组网nsa的标准来做,而nsa的标准在之前就已经冻结了,“大家基本上是按照nsa的步骤在走。”

  5g时代需要“杀手级”的应用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要加快5g商用步伐。一些行业人士表示,现在整个产业界的人士都在加足马力,推进5g在试验进程或预商用进程。

  中国联通表示,明年1月起,中国联通将开始采购测试终端;2019年q1发布5g终端nsa;2019年q2预计启动5g终端nsa试商用、发布5g新型终端;2019年q3终端nsa/sa试商用;2019年q4时5g商用终端大规模上市。

  中国移动对外宣布,明年上半年将推出5g智能手机和首批中国移动自主品牌5g终端。在不久前举办的2018中国移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一些国内手机企业也展示出了自家的5g终端样机。

  李朕表示,从设备商方面看,多家终端公司已经承诺2019年生产5g设备,说明技术已经成熟,只是等待标准的确立和商用进程的推进。但细分环节来说,国内射频器件的设计制造仍处于较为薄弱的环节。从个人用户角度看,与5g正式见面仍然要通过“手机”这个介质,业界人士对记者表示,5g网络商用后,用户需要更换手机设备才能使用5g网络,而近期,中国移动给出的5g手机价格预判为8000元。

  “基于4g推广的经验看,5g预商用阶段时,手机终端价格不会太低,但到正式商用后,价格会降到3000元左右,大规模商用后的第二年,千元机就会出现。”某电信运营商5g领域研究人员告诉记者。

  该人士认为,从早前5g的技术试验看,5g用于商用的技术问题不大。但对运营商而言,规模试验只是刚开始,此前的关键技术验证怎么运用到实际商用中,基于5g网络适合做什么业务以及在哪些地域建设投放等问题需要运营商更多的思考。“互联网公司也会参与到5g领域,运营商和互联网企业之间也存在市场竞争。”

  “技术上已经成形,欠缺的是标准的统一,当标准完全制定后,我国可以全面推进5g的商用。”在李朕看来,5g的成本问题是发展过程中的一大障碍。

  从频段看,5g的频段比4g要高,频段越高给移动通讯使用的频率资源越多,但高频段的通讯覆盖能力不如低频段的好,需要增加基站建设;而大带宽之后速率提高,设备功耗也会加大。

  因此有专家指出,在5g布局建设上,运营商投入的成本将比4g时代增加很多,“各家运营商都在进行提速降费,在未来的5g时代,如何权衡资费和速率是运营商将要面临的较大问题。”

  “运营商的困难是过高的建设投入和投资回收期限的矛盾,”李朕表示,在4g转向5g的过程中,运营商也将逐渐寻求新的商业模式。5g将面临很多切实的如自动驾驶、智慧城市等大连接、低时延场景,因此,运营商在未来不仅仅是电信服务的提供者,更会向专业的服务提供商方面进行转变,进行相关工程的铺设以及后续服务的提供,“这将会是运营商未来重塑商业模式的趋势。”

  在赛迪顾问通信产业研究中心副总经理申冠生看来,5g商用后,培养消费者的应用习惯需要一个过程,但最重要的是5g时代需要一个“杀手级”的应用,来带动个人用户主动选择5g网络。“这种应用可能出现在8k分辨率的视频和虚拟现实游戏上。”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宁迪 来源:中国青年报